萬芳回憶滾石歲月:最失落時遇到《新不了情》(二)


萬芳錄《新不了情》時邊哭邊唱。

錄《新不了情》邊哭邊唱最愛的歌被凡人二重唱搶走

網易娛樂:對于您自己來說,哪張唱片的錄制最難忘?哪張專輯的意義最特別?為什么?

萬芳:其實制作每一張專輯都有那個階段的狀況。第一張專輯的時候唱片公司在找我的路線,我還是叫林萬方。第一張專輯和第二張專輯中間隔了兩年的時間,我也從一個大學生到即將進入社會,會有很多彷徨:“我是不是不適合這個圈子?”。我想很多人都會有同樣的心情,第一張專輯推出了以后,就會以為“我即將成為歌星”,可是其實并不是,沒有如自己的意料。等待的兩年里面我也沒有任何的對外演出,等于是空白了兩年。那時候我幾乎要放棄了,覺得自己也不一定非要當歌手,也可以去干其他的事情。于是我去老板的辦公室聊天,跟老板說“不如我們就算了吧”,老板說“再給彼此一次機會吧”,(原因是)老板那時候在日本聽到了今井美樹的歌曲,覺得今井美樹的形象、感覺都非常適合我,我可以翻唱《半袖》。

所以《半袖》也是我在歌手歷程當中蠻重要的一首歌,從這首歌開始我的音樂分為了兩派,一類是許多八點檔連續劇的主題曲,《碧海晴天》、《我記得你眼里的依戀》、《猜心》等等,另一類就是像《半袖》那樣帶有散文式的情歌。我還記得錄《半袖》的時候,我進入到了歌詞的意境當中,印象很深刻。還有第三張專輯,張宇和十一郎本來寫了一首歌給我叫《我要用什么方式留你》,我非常非常喜歡,還在車上很大聲地放給我的制作人聽,結果被凡人二重唱給唱走了,很傷心。后來十一郎打電話來,說又寫了一首給給我,那首歌就是《猜心》。我也很喜歡這首歌,拿回去給我的唱片公司老板聽,他聽完在紙上寫了一些字,說“萬芳你猜我是怎么想”,我說“我不知道”,他把紙翻過來,上面寫著“大賣”。十一郎后來跟我說他在電視上看到自己跟張宇的名字,覺得很開心,我就跟他說:“你等著吧,接下來會有很多人向你們邀歌。”當然后來他們成為了很受歡迎的創作人組合。

118白小姐的彩图